耳鼻喉科医生:我的高危职业

 

身在“重灾区”

 

我是一位耳鼻喉科医生,从业已经十二年。这几年频繁听闻患者伤害医护人员的事情,最近的一次,是南京市口腔医院女护士被殴打事件,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天,但由于打人者据称是当地官员、被殴女护士出现下肢瘫痪,整个事件依然处于多方的质疑和关注中。

 

不用说,每次听到这样的消息,心里都是瓦凉瓦凉的。更何况,温岭第一人民医院的杀医事件,和近期齐齐哈尔的杀医案,遇害都是耳鼻喉科的同行,可以想见我和科室同事们的心情,绝对是各种兔死狐悲、唇亡齿寒。

 

前些天接到远嫁他乡的姑妈的电话,她先是象征性地和我拉了拉家常,最后扔出一句:最近医院不太平,新闻上好几个被害的医生都是耳鼻喉科的,你每天病人这么多,要特别当心啊!

 

其实,不只是亲朋好友对耳鼻喉科这个重灾区特别关心。在科室办公室,我的同事们也时常议论: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?耳鼻喉科医患矛盾的导火线,为什么总是容易被引爆?

 

想当年报考医学专业,进入耳鼻喉科,纯属误打误撞。以前,耳鼻喉科算小科,五官的问题不太重视,耳鸣、鼻炎都被认为是小毛病。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,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有更高的生活质量,耳、鼻、喉的一点小毛病或不舒服,都希望能得到最好的医治,甚至希望能彻底 “断根”。

 

而在人体头面部的所有部位中,耳、鼻、喉等是最为敏感的部位。头面部上的五官患了疾病后,在治疗操作上,患者本身的反应比其他部位来得更加敏感。通俗地说, 相比臀部注射,人的头面部上的五官部位对痛觉、不适的敏感性高得多,在患者身上所表现出的心理反应往往也更大。

 

所以,在平时的一些检查操作上,我们的基本功之一就是“眼快手快”,尽量减少患者的不适感。

 

然而仅有基本功是不够的,患者心理上的各种因素,有时难以预料。对耳鼻喉疾病患者来说,像鼻塞、耳鸣、喉咙有异物感等症状,很可能增加他们的心理压力,导致情绪焦虑。当一些患者情绪低落、崩溃时,甚至会直接质问医生的诊断,也最易成为医患矛盾的“危险”地带。

 

有一次,一位老年患者到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就诊,在接受耳鼻喉科检查时,医生在检查过程中,仅为他清除了耳内的耵聍,也就是我们平时俗称的“耳屎”。 不料检查结束后,老人却执意说,因为医生清除了耵聍,他出现了连续耳鸣的症状,还要求医生赔偿……

 

这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同行感到很冤枉,但为了息事宁人,无奈之下,只能一赔了之。试想,如果这位同行不愿退让,患者情绪再过激一点,又会发生什么?

 

半天看60个病人

 

另一个无法回避的因素,也是几乎所有大型医院的科室面临的问题,就是患者稍有一点小毛小病,都一股脑地直接往大医院“冲”。而患者的高期望、坏情绪,也就随之而来。

 

但问题是,我一个上午半天门诊要看60多位患者,在诊室内稍稍和哪个患者多讲几句,门外排队的人就开始吵闹。但若没解释清楚,里面的患者也急,会不断追问……最后的结果是,在门诊的过程中,我经常忙得连喝水、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

主观上来说,我也想与每一位患者都仔细沟通。但面对诊室外排长队的候诊人群,最终的结果是每位患者就诊只能3分钟左右。而要在短短3分钟内与每位患者讲清楚,这也要有相当经验和资历的医生才能做到。在当下的就医环境中,看似简单的“沟通”却困难重重。

 

看到媒体报道,国内有医疗机构鼓励医生出诊时自带辣椒水,甚至培训医生“擒拿格斗”,我和同事们都对此觉得不可思议。因为这些既不能在关键时刻真的保护到医生,更是把自己放到了患者的对立面。按照这样的思路,医患纠纷恐怕只会越来越多。

 

对于现在的医生来说,既要讲“医术”,也要讲究“艺术”。今后,医生与患者的交流沟通能力越来越重要。如果医生能在就诊过程中,多一点对患者的人文关怀,多与患者沟通、听患者倾诉,或许患者心理上的不适会大为减少。

 

疗效难立竿见影

 

除此之外,还有一些客观原因。从专业角度来看,一方面,耳鼻喉科疾病本身治疗难度较大;另一方面,患者对治疗效果的期望值又过高,容易导致满意度下降。

 

以眼科为例,一位近视患者接受了激光近视手术后,原本模糊的视力可能马上得到明显改善,甚至达到比预期更好的治疗效果。但在耳鼻喉科,耳、鼻、喉等相关疾病的治疗效果、改善程度,往往达不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一旦患者付出了昂贵的医疗费用,却没有得到期望的满意“回报”,医患纠纷也就随之而来。

 

当然,也不排除在个别民营医疗机构的耳鼻喉科,可能存在“扩大”耳鼻喉科手术适应症的个例。在耳、鼻、喉上“动刀”,相比“开颅”、“心胸”等高风险的大手术,五官科方面的小手术对“生命”的危害相对较小。出于经济利益考虑,不排除一些原本不必须手术治疗的患者也被送上了 手术台……小手术易“创收”,“过度医疗”可能在所难免。

 

可最后的结果是:患者的医疗费用上升了,满意度反而下降了,耳鼻喉科也因此被推到了医患矛盾的风口浪尖。虽然,这毕竟只是个别现象。

 

说到底,医患纠纷频出,医生和患者其实都是受害者。作为医生,我们能做的就是恪守职业规范、尽心尽责。但要真正祛除病根,恐怕需要更高层面的解决方案,这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达成的。

 

来源地址:耳鼻喉科医生:我的高危职业



图片

Contact ME